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灭噬乾坤第三百八十章谋划煞七营养

2021-01-15 来源:

灭噬乾坤 第三百八十章 谋划煞七

星空太神秘,每夜仰头看向高空,总能令人心发向往,或许在遥远的某一域,同样会有生命的奇迹。,

璀璨的星辉中,并不是一颗颗珍珠,而是一个个星辰,庞大无比,磅礴逼人。

即墨被惊骇住了,久久不能言语,这是属于生灵的奇迹,更属于造化的奇迹,短暂的仰望星空,让他的心胸无限宽阔,仿若能容纳下一切。

过了许久,这种感觉方才消失。

人的视野有多辽阔,他的心就会有多宽广,即墨默不言语,消化着胸中所得。

落星辰带着即墨离开观星台,走到一片景色秀美的仙境中,翠竹百丈高,流水潺潺,百花争艳,香溢四方。

两人席地而坐,有童子奉上灵茶,灵雾缭绕在茶杯上方,凝而不散。

“墨兄,是否很震撼?”落星辰笑问道。他观测星海十数年,每次仰头望向那片摧残光辉,总抑制不住心中向往。

“确实。”即墨回过神,暗道一声失态。

修炼到了道合境,已基本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然而即墨依旧被震撼住,尤其是最后观看到的那颗蔚蓝色星辰。

茶过半旬,即墨终于稳住心中的澎湃,能够做到谈笑如常,但他内心隐约有种失落,若他能长时间观测星海,境界定能飞速增长。

落星辰深不可测,如同一汪道的源泉,眼中星辉流转,飘逸出尘,丰神如玉,他道,“墨兄来寻我何事,方才竟将此事忘了。”

“不妨事。”即墨将此行目的说出,他想更多的了解七杀楼,还有煞七。

占星府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知天下万事,落星辰更是天赋异禀,很有可能成为占星府的少府主,他的知识极为渊博,这才是即墨来寻他的原因。

“墨兄真是为难我了,不过既然是墨兄的要求,我自然不能推阻。”落星辰似笑非笑。

“七杀楼出没神秘,传承悠久,十数万年就存在,不过那时不叫七杀楼,而叫杀天下,后来杀天下没落,便改为七杀楼。”

这是一段外人不知的历史,强大的杀手王朝,传承久远。

但终究没有不朽的传承,这个庞大的杀手组织还是没落,但即便如此,天下人依旧为之恐惧。

没有人能躲过七杀,一旦被这条毒蛇盯上,注定不死不休。

“十数万年前,许多圣地发动围剿,想要铲灭七杀,但都无疾而终,因为根本找不到这些杀手的老窝。”

即墨能够理解,只要老巢不被捣毁,无论损失多少,总能重新恢复,这就像是害虫,不能一锅端掉,就无法消灭虫害。

“既然如此,外人如何联系这些杀手?”即墨疑惑道。

“这个问题很好。”落星辰轻笑,道,“每当夜幕降临,月光的影子中,就能联系到七杀楼的杀手。”

“落兄说笑了,月光无影……”即墨神色微滞,没有再说下去,落星辰绝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如此说,就会有他的道理。

“世上有种树叫月亮树,极其稀少,月亮树下,就有月光的影子。”落星辰随意将茶具放下道。

月亮树极为稀少,自太古来就很珍奇,这种树的生活条件很苛刻,一旦离开母地,就会死亡,连大能都无法为它续命。

有人说月亮树代表着眷念,是美好的象征,许多青年男女若遇见月亮树,便在树下喜结良缘,让天地见证。

但谁也无法想到,月亮树的阴影下,居然会是七杀楼的据点。

落星辰哂笑,道,“除此之外,我不能说太多,担心明天睁不了眼。”

即墨为之肃寒,身为占星府的俊才,居然也担心被七杀楼惦记,“不敢强求落兄,不过煞七……”

“这倒可以多说些。”落星辰颔首,道,“煞七有七条命,你若不能在瞬间杀他七次,便不可能真的杀死他。”

即墨惊诧,人居然会有七条性命,这实在匪夷所思,这样的人怎可能死的了。

难怪煞七被叶封神杀死,又会复活,原因根本就是煞七‘没死’。

落星辰扫了眼惊讶的即墨,盯着茶杯中碧绿的茶占全国货物贸易总额的9.2%。其中叶,轻笑道,“说漏嘴了,其实煞七也并不是有七条命,而是有六具分身。”

“这些分身都有本尊的实力,可以代替本尊死亡,若是不能瞬间毁其分身,就杀不死他。”

“分身之术?据我所知,分身也不可能代替本尊死亡。”即墨道。

分身之术,许多修士其实都能施展,那便是炼化傀儡,以神魂控制,从而形成分身,但这样的分身,根本不像煞七的分身。

煞七的分身与本尊几无区别,因此落星辰才会说煞七有七条命。

“这我便不清楚了,这种分身之术,七杀楼也数万年未曾出现。”

“据史册记载,十数万年前,杀天下有修士修出十具分身,当时诸圣地围剿杀天下,很多人都死在这个杀手手中。”

“还有十具分身?”即墨惊讶,突然神色微转,道,“既怎么都能在一起!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然修出的分身数量不等,落兄怎会知道煞七有六具分身?”

“墨兄非要问我么?”落星辰面色古怪,抿着嘴少许,像是做了极大决定原标题: 85后美女逛街看到铜铺辞掉工作拜师学艺,道,“三月前,我杀了煞七六次,杀第七次时他被人救走。”

“因此我推断他修炼了六具分身。”

即墨微惊,定神看向落星辰,发觉越发看不透这位占星府的天骄,此人如同宽阔的星河,看不到边际。

落星辰常年观测星空,境界很可能高到可怕,不知深浅,他平日不显山露水,外人根本不知他的强大,然而能杀煞七六次,实力已可见一斑。

“让墨兄笑话了。”落星辰尴尬敛起笑容,模样很腼腆,让即墨满胸腹诽,差点把他当成扭捏的女人。

“以你这般实力,谁敢笑话。”即墨正容道。

“其实也无你想象的那般复杂,煞七的六具分身,若能瞬间破除,其实也只能发挥一具分身的威力而已。”

即墨不语,即使只有一具分身的威力,但瞬间杀死煞七六具分身,落星辰的实力也毋庸置疑。

这才是雪藏的真正天骄,到此刻为止,即墨都还看不穿落星辰的境界修为。

“七杀楼杀手能藏身虚空,落兄可知这是何种秘术?”顿了片刻,即墨再问道。

“那是七杀楼的秘术,外人无法探查,我怎会知道。”落星辰淡笑,滴水不漏。

即墨旁敲侧击,不知是落星辰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愿相告,但都未能再得到有用信息,闲聊片刻,他告别离开。

此行收获很丰富,即墨离开占星府驻地,不做停留,直接返回劫天盟驻地,联系兔子和三个小土匪,准备彻底灭杀煞七。

然后他走遍幻城,但都没能找到月亮树,这种树太稀少了,即墨也从未见过,只有落星辰给的神魂影像。

即墨询问落星辰,落星辰只说不知,逐鹿原是否有月亮树,其实谁也不清楚,这让即墨很头大。

如果不能找到七杀楼的据点,他也只好以自身为诱饵,静静等待煞七上钩,但这真不知要等到何时。

即墨寻来盐婆苏与鸠铷徐,向她们询问,但都不知逐鹿原是否有月亮树。

待到半夜,即墨感到心中悸动,他冲出劫天盟驻地,看到一具紫色身影,在月光很朦胧,他追赶近百里,一直追赶到幻城之外,那尊身影消失不见。

即墨皱眉,他能确定那是七杀楼的杀手,但为何那杀手并不出手,反而会逃走,令他很疑惑。

第二日,三个小土匪与兔子都来到幻城,同时带来炼域壶。

即墨让兔子与小土匪看过月亮树的影像后,几修直摇头,兔子道,“这若是月光树,倒是一抓一大把,但这种月亮树太稀少了。”

陡然邵甫黑眼前微亮,道,“这种树我似乎在哪见过,但当时并未留心,此刻有点记不起来。”

即墨大喜,道,“仔细想,是否在逐鹿原。”

若不在逐鹿原,即使找到七杀楼据点,都未必能找到煞七,即墨能肯定,昨日他虽未杀死煞七,但一定令其重伤,煞七若要躲避,不可能逃的太远。

思索许久,兔子都几乎发毛了,邵甫黑方一拍脑门,大声道,“想起来了,我半年前确实见过这种树。”

“半年前……半年前你好像被妙无情追不适合聚餐。的满世界逃命,最后若不是老太爷救你,你可能连命都没了。”李罡炮小声嘀咕道。

肖屠飞捧着肚子大笑,道,“确实,当时他眼贱,偷看妙无情洗澡,结果反被发现,让妙无情血追了数万里。”

邵甫黑脸顿时更黑了,道,“那是巧合,何况此事早就过去,便莫要再提了。”

“巧合个毛线,实在是你太禽兽,连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都不放过。”李罡炮平时不说话,说话定能噎死人。

兔子凑上脸,嘿嘿道,“黑脸小子,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味。”

邵甫黑脸更黑了,一拳打中兔子眼眶,扯着嘴道,“都说了那是巧合,死兔子再乱说,今晚把你烤了吃兔肉。”

“看来黑小子你也想让兔爷拍卖裤头了。”

即墨满头黑线,实在受不了这些活宝,咳声问道,“这妙无情是何人?”

……

今晚还有一章

芪苈强心胶囊的适应症
哈尔滨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唐山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西宁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