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混乱战神第二九二章很好很好的好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混乱战神 第二九二章 很好很好的好人

在光芒炸开时,半昏半醒的科科几乎没什么抵抗力,双眼直接昏迷了过去,他身边的伙伴则悲呼着用右臂挡住自己的眼睛,而斐瑞走在他们身后,几个兄弟的身材同样高大,这让后面的斐瑞和最后面的威普免受直视光源的厄运.

埃弗顿的逆袭代表了足球界的新趋势:数据革命。

斐瑞平素少言寡语,做起事情来也是慢吞吞的,但他的动作一点不慢,立即伸出右臂,用力一拨。把科科和搀扶着科科的兄弟推得直撞到洞壁上,给他让出了空间,接着他斜跨一步,挡在科科身前,左手紧握镰刀,向印象中韩进所在的位置刺去。

斐瑞做的一切完全出于本能。先保护自己的兄弟,然后再展开反击!

其实韩进的动作并不快,他甚至停顿了刹那,才出手攻击昏厥的科科,问题在于,韩进出现的太突然,没有任何预兆,而斐瑞的反应也太过繁琐,当他把自己的兄弟推到一边时,韩进的飞剑已经刺到,他斜跨一步挡在前面,与其说是韩进在攻击他,倒不如说是他主动用自己的身体去迎接韩进的剑!

噗……血光飞溅,韩进手中的青芒已刺穿了斐瑞的左腿,而且他还恶作剧一般向旁一挑,硬生生挑断了斐瑞左腿外侧的肌肉,留下一道深达十几厘米的伤口,在斐瑞的镰刀刺来时,他已经向下沉去,沉入大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韩进是个人类,不折不扣的人类。不管灵魂来自哪里,**的血统是非常纯正的,不过,在这片深渊世界中,他的生存能力比任何一个深渊种族都更强大,因为在这里,他可以随时随地得到庇护。

耀眼的光芒逐渐散去,斐瑞已疼得满头大汗,但他没有吭一声,只是扶着洞壁,一点点坐到了地上,斐瑞的一个兄弟见斐瑞受伤,急忙凑上来为斐瑞包扎伤口,可惜那伤口太深了,只在短短的时间里,如涌泉般喷出的鲜血已染红了斐瑞的腿甲、染红了他的p股,还在地上聚成一面小小的潭水。

“拉斐尔!混蛋!”威普怒吼着:“你把兰伯特怎么样了?!告诉我!!”

没有人回答,只有他弘扬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念自己的声音在回应着,拉斐尔……拉斐尔……告诉我……告诉我……“你们走吧,快走。”斐瑞用镰刀柄吧自己的兄弟推到一边,接着扔掉镰刀,把昏迷不醒的科科搂在怀里:“科科交给我了。”

威普蓦然转头看向斐瑞,另一个恶魔吼道:“斐瑞!你什么意思?!”

“是啊,斐瑞,你为什么让我们走?!”还有一个恶魔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边叫道。

“他可以杀掉科科的,但他没有,他也可以杀掉我的,但他还是没有。”斐瑞轻声道:“老大,难道你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吗?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威普僵在那里,他是看着斐瑞长大的,在他的记忆中,他从没听过斐瑞一次讲这么多话,不过,他倒是听懂了斐瑞的潜意。

四目相对,一双眼睛中充满了矛盾与悲哀,而另一双眼睛却在告别、在倾诉、在嘱咐,时间好似变得凝固了。

“走!”斐瑞突然出怒吼声.

威普再不犹豫,转过身立即尤其是配对方法相比此前有了较大改进。释放了瞬间移动,下一刻,他已出现在几十米开外,接着又释放了瞬间移动,眼力最好的人可以现,在威普身形启动的瞬间,几点水珠从威普的脸上甩了出来。

“老大,你……”一个恶魔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威普的背影,他们的兄长,自从有记忆以来,一直在庇护着他们的兄长,竟然做了逃兵!

“那个人类,是想用我和科科拖住你们啊。”斐瑞想笑,但腿上剧烈的痛楚让他怎么也笑不出来:“盖里。活着才能为我们报仇!明白?走啊……走!!”

“可是……”盖里紧咬嘴唇。斐瑞的话如此直白,他当然听得懂。但他还是想试试,带着斐瑞和科科一起走。另一个恶魔蓦然转身,跑了几步释放瞬间移动,消失在甬道深处。

“你m的……”斐瑞气得破口大骂,反手操起刚才扔在地上的镰刀。胡乱比划着:“滚!再不滚老子杀了你!”

就在此刻,韩进的身形蓦然从盖里身侧扑了出来,手中的青芒以一种刁钻的角度刺向盖里的心脏,但这一次和刚才不一样,盖里心中早已充满了警惕,韩进刚一显身,盖里立刻释放了瞬间移动,出现在自己兄弟消失的位置上,回头盯了韩进一眼,接着转过身,又是一个瞬间移动。

韩进呆立不动,侧过耳朵,好似在静听着什么,实际上他是用牵引符的感应,来计算、判断他和几个恶魔之间的距离,还有恶魔们移动的度,以决定自己是否追杀下去。

片刻,韩进放弃了,用地遁是肯定追不上的,用缩地咒倒是可以尝试一下,问题在于,恶魔的瞬间移动可以连续释放,他们出现的时间仅仅是一刹那,而且他无法判断恶魔们出现的方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很难动有效的攻击,除非哪个恶魔自动撞到他身上。

在放弃了自己的兄弟之后,恶魔们的度提高了无数倍,六十余里。听起来很远,但对恶魔们来说。逃出去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出了甬道。就是一片宽阔的石林地带,在那里……谁杀谁可就不一定了。

“你很聪明。”韩进把视线转到了斐瑞身上:如果和专车平台签劳动合同“如果你是他们的兄长,也许你们会走上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吧。”

“这是我的命运,没什么了不起的。”也许是因为觉得韩进脸上的微笑分外可恶,也许是想添补一下今生的遗憾,此刻的斐瑞显得话很多。他冷冷的说道:“别得意的太早。你以为自己会笑到最后?”

“会的,至少我会努力。”韩进笑容不变:“而你,连努力的资格都没有了。”韩进确实是想利用威普几兄弟的感情,拖延他们逃跑的度,在漫长的甬道中慢慢耗**他们,谁知斐瑞一语道破了他的用意。结果那怯懦的威普立即逃跑了,韩进很失望,所以他的口气虽然还保持着一贯的柔和,但用词却像钉子一般尖锐,甚至可以说是狠毒。

“你恨我们?真是难以理解!”斐瑞冷冷的说道:“是你杀了索洛夫,应该由我们恨你才对!”

“仇恨已经种下,不是我杀光你们,就是你们啥了我。”韩进笑了笑:“这两种结果……我想任何人都会选择前者。”

“因为你杀了索洛夫,所以你恨我们,一定要把我们杀光?”斐瑞终于笑了出来:“拉斐尔领主。你不觉得自己太残忍、太无耻了么?!”

“残忍?”韩进沉思片刻,也笑了起来:“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也想做一个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孩子,残忍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我连肚子都填不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仆人遭受欺凌,然后随便过来一支军队,就向我们挥起了屠刀,还放了一把火,烧毁了我们的家园;我四处流浪。当了佣兵,结果人家随意给我们安一个罪名。就要把我们置,我们反抗、逃走,又看到一群群的吸血鬼没有理由、仅仅是为了取乐,四处屠杀无辜的人类;我经历过很多危险,受过伤,也失去过一个很好的朋友,从这一切中,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生存法则。”

斐瑞脸上的肌肉扭曲不停,半响才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

“做为深渊恶魔,你在这方面应该比我透彻得多,残忍?你怎么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韩进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笑意盈然:“大名鼎鼎的威普七兄弟啊……毁在你们手里的生命还少么?呵呵……连你们的种族都容不下你们了!残忍、无耻……这种评价还是留给你们自己吧。实际上我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好人,至少在我杀掉你之前,还给你解释了这么多,不是么?”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从哪里来?!”斐瑞吼道。

“不告诉你……”韩进嘿声笑道,好似在和老朋友开玩笑,但他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手中的青芒在空中划出一溜残影,直射向斐瑞的胸膛。

斐瑞的身形从原地消失,略停了停,便出现在韩进身后,巨镰裹挟着呼啸声,斩向韩进的双腿。

如果斐瑞的战斗力依然保持巅峰状态,这一刀会给韩进带来巨大的威胁,但他半躺在地上出刀,又流失了太多的鲜血,刀的度和力量都受到了影响,韩进甚至有足够的时间掐动法诀,随后释放缩地咒,出现在斐瑞侧后,飞起一脚,正踢在斐瑞的肋下,那三米余高的身体竟然变成一根稻草,翻滚着飞了出去。在洞壁上不停擦撞了十几下,才重重落在地上,砸起一片烟尘。

“有用么?”韩进柔声道,随后招了招手,刚才扑空的飞剑再次绽放出光芒,下一刻,便在那昏厥不行的科科咽喉间划过,伴着血光,再次射向斐瑞。

斐瑞勉强提起巨镰,去封挡快逼近的青芒,谁知青芒蓦然停了一停。让过斐瑞的镰刀,接着蓦然提,向斐瑞射来。

斐瑞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难以应付这种变招,下一刻,青芒已从斐瑞的鼻梁正中刺了进去。最后穿透了斐瑞的头骨,把他钉在了大地上。

保定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慢性宫颈炎传播途径
治疗阴道炎的常用药物
友情链接
西宁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