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械医第二百零四章针锋相对节能

2020-10-24 来源:

械医 第二百零四章 针锋相对

ps:

三更送上,各位给点月票呗,后边追的紧啊,可别爆了老白的菊花!

每个刚进医院的年轻医生家里父母都会出面请一下科室的主任还有同事,目的无非就是让大家照顾下自己家的孩子,这种事在华夏实在是太常见了,只不过苏弘文请大家吃饭出面的是他自己,而不是父母,但这也没什么不合适的。

苏弘文可没感觉自己有了致远星的医疗救生船就高人一等,谁也瞧不起,他深知华夏是个人情社会,很多事靠的都是关系,想在这个社会中混得好光有飞船是不够的,还得有关系,有人脉。

今天请大家吃饭无非就是向诸位同事示好,搞好关系,为自己以后的工作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说了请大家吃饭的话后在问杨佳怡也没什么错,毕竟杨佳怡是主任,她要不点头其他人也不会去,可谁想不等杨佳怡说什么,何佳丽却笑道:“没想到小苏年纪轻轻就这么会办事啊?不过我去不了,晚上家里有事,不好意思。”

何佳丽这句话是笑着说出来的,可谁都听得出来她话中的不满,对谁不满?自然是对苏弘文跟杨佳怡,原因就是苏弘文请示了杨佳怡,却没请示她这副主任,既然你苏弘文不拿我这副主任不当回事,那我也没必要给你这面子。

苏弘文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自己请示了杨佳怡而没请示何佳丽就让她对自己有了意见,真是躺着都中枪啊,郁闷,苏弘文也没办法说什么,只能用眼神求助杨佳怡。

杨佳怡刚要张嘴说话,跟何佳丽一边的两名女医生也笑着说自己家里有事晚上去不了,她们三个人明显是在给杨佳怡添堵。气得她是牙痒痒,但也发作不得,只得强颜欢笑道:“其他人还有事没?没事的话晚上就出去吃饭。”

像这种饭局实习生是没资格参加的。她们也知道这点,所以也没表态。剩下的几名医生看主任都发话了自然都点头答应下来。

科室里还有三名没站好队的女医生也答应了,可她们话音刚落,何佳丽就道:“小孙跟小吴你们两个执业医师资格证都没有,晚上不好好看书,吃什么饭去,今年你们要是在考不上,科室可不要你们了。”

何佳丽这话听起来是督促小孙跟小吴好好用功。实际上是在搅局,谁让苏弘文不把她这副主任当回事那。

小孙跟小吴不敢得罪何佳丽,更不敢得罪杨佳怡这正主任,一时间为难起来。

何佳丽如此不给杨佳怡面子。杨佳怡自然也不用给她留面子,张嘴道:“科室谁走谁留的事似乎是我这主任决定的吧?何副主任没空就算了,我也不强求,但小孙跟小吴得去,今天也算是科室聚餐。不值班的人都得去。”说到这杨佳怡扭头对刘亚娟道:“刘护士长小苏不是咱们本县人,今天是第一次来,这聚餐的地点你帮着定了吧,你们护士不值班的都叫去,大家认识一下也对以后的工作有好处。”

何佳丽被杨佳怡一句话气得够呛。她确实没权利决定科室人员谁走、谁留,但她却不想就这么善罢甘休,对苏弘文笑道:“小苏你这么年轻也没执业医师资格证吧?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不好学,你说你没执业医师资格证以后可怎么单独值班管病人?我看你啊还是别老出去吃吃喝喝了,有那时间多看看书,把证给考过了。”

苏弘文再次中枪了,心中这个郁闷,你们俩不对付关我屁事,怎么又扯到我头上来了?

“不好意思何副主任,小苏不单单有执业医师资格证,而且还有主治医师的职称,好像何副主任您也是主治吧?你这副主任医师一直没考下来,我看你啊也好好学习下,早点把副主任医师考下来,也给年轻人做个榜样,没事别老出去吃吃喝喝。”杨佳怡是针锋相对,一点不带给何佳丽面子的,可见她们两个人的关系恶劣到什么程度了。

何佳丽听到这句话一下气得脸都红了,怨毒的瞪了一眼杨佳怡跟苏弘文,没在说话,这场交锋她输了,谁让她这么大岁数了就是个主治,跟苏弘文这小年轻一样,实在有点丢人,不过何佳丽现在是把苏弘文给恨上了,心中想着回头一定要让苏弘文好看。

苏弘文刚来报道就卷入了两个主任的纷争中,逼着她站到杨佳怡这边,可谓是躺着中枪后趴着又中一枪,实在让他郁闷得想死,不过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心中琢磨着以后工作小心点,别让何佳丽这女人抓住自己小辫子,不过如果她太过分的话,苏弘文不介意整整她。

杨佳怡在这场交锋中胜了何佳丽一头,心中很是得意,刚想迈步回自己的办公室,可谁想何佳丽在这时候又道:“既然小苏都是主治医师了,也有证,我看他就开始值夜班、管病人吧,现在咱们科室的人可不够用,小苏你可别说你不会啊?你要是不会那这执业医师资格证跟主治医师的证是怎么考过的?”

在皇姑县妇产科的男医生就苏弘文一个,他根本就不可能被患者接受,这点杨佳怡知道,何佳丽自然也知道,她就是用这个办法整苏弘文,到时候他单独值夜班、管病来到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人的时候遇到生产的产妇,患者跟家属可不会让他去接生,如果他非要给患者接生,闹不好那些思想守旧的老百姓就得跟他打起来,到那时候苏弘文还怎么在妇产科干?必须的滚蛋,何佳怡就是要把苏弘文赶走。

她也是气昏头了,就没想到在患者跟家属不接受妇产科男医生的情况下苏弘文肯定是在妇产科干不长的,早晚得走,这样一来也就不存在苏弘文站在杨佳怡那边的情况了,可人在气头上很多事是想不到的。

苏弘文一点都不想卷入两个中年妇女的纷争中,所以在何佳怡跟杨佳怡针锋相对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可现在何佳怡却逼着他不得不说了,真要是不说话,那不就是默认自己什么都不会,执业医师资格证跟主治医师的证都是靠作弊、走关系弄来的,这可是好大一盆脏水,回头传出去的话苏弘文的名声可就臭了,不光医院里的人会议论纷纷,回头老百姓知道,更不会信任自己了,那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干?

“没问题,何主任您跟杨主任看着安排,我服从科室的决定。”苏弘文这会也是看何佳怡不顺眼了,这女人心肠实在有点恶毒,自己刚来就想臭了自己的名声,往严重点说她可是在砸自己的饭碗。

医院属于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在这种地方是非多,什么事还传得特别快,真要是苏弘文还不说话,那就做实了他狗屁不会,所有证件都是以不正当渠道拿到的,回头他想换个科室那些主任那会要这样的人,这还不算最严重的,传到老百姓耳朵里,老百姓一听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医生给自己治病能让苏弘文动手才怪。

没有病人让苏弘文治,那他这医生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小苏你行吗?可别逞强啊,你年轻经验不够,别到时候弄出点医疗事故来,那可麻烦了。”何佳怡刚还逼着苏弘文让他值班管病人,这会又说他经验不够,居心可够恶毒的,她就是想做实了苏弘文狗屁不会,那些证件是用不正当渠道拿到的。

“何副主任您放心,我管病人、值夜班一点问题都没有,就不劳你费心了。”苏弘文把“副”字咬得很重,人都打上门来了,苏弘文可不是以前那任由人欺负的窝囊废,你给脸不要,那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行,明天你就开始值夜班、管病人吧,杨主任值班的事是我的职责,我怎么排班就不用你费心了吧?”何佳怡可不信苏弘文这小年轻能单独值夜班、管病人,存心就是要整苏弘文,还把话说死了,让杨佳怡也没办法帮他。

“这事回头在说,小苏你去忙你的事吧。”杨佳怡可不敢让苏弘文值班、管病人,当地老百姓不接受妇产科男医生的事她在清楚不过,真要是让苏弘文单独管病人、值班,只会出事。

“干嘛回头在说,小苏有证,又是主治医师,他自己也说管病人值夜班一点问题都没有,杨主任干嘛还不让,不会是小苏真的不会吧?不过这也难怪,他刚来医院嘛,就是不知道他那些证件是怎么来的?”何佳丽已经跟苏弘文撕破脸了,索xing一不做二不休,整他整到底,谁让他不把自己这主任放在眼里,还站在杨佳怡那贱人一边。

苏弘文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何佳丽后扭头对杨佳怡道:“杨主任这事就这么定了吧,您放心,我有那第二季度应用分发市场总量为337.83亿个能力,不会给科室惹什么麻烦的,您先忙,我还得去忙我自己的事。”苏弘文说完迈步就走。

“小苏?”杨佳怡在后边喊了一声,看苏弘文头也不回的走了,心中暗道:到底是年轻啊,太急躁了。

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4个月的宝宝着凉了
11个月的宝宝拉肚子
友情链接
西宁房产网